怪力亂神要寫到心坎裡,要馬就是要做過相當的功課,
要馬就是本身有些感應,雖不至於可以交談,
但感受的深淺還是會影響寫作的內容。

小時曾經有過交集的兩人,因為祖屋的不安寧而有了再度交集的機會。
愛情小說的內容大同小異,差別在於說書人的功力跟內容是否吸引人。
我承認,我愛謝璃的小說,只要不太差,我都會想辦法吞。
但是可以入書就欲罷不能,已經是很久沒有的感覺了。
這本書剛好就是讓我一直看完才呼出一口氣。
久違的感覺,真好!

不過從碧海心之後,似乎寫作的風格改變了。
更深入了點,更多了些什麼。
真的還蠻推薦的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我的自由年代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傲慢與偏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